為使命前往東北‧為裝備轉往台灣

~趙成權、金智希的見證

今年新生中有一對來自異國的宣教士夫婦,他們生長於韓國,赴中國東北地區宣教,十年後,卻選擇來到台灣接受神學裝備,談起他們為何選擇前往中國東北宣教,又選擇轉進台灣,來到中台接受神學教育時,有著四個小孩的父母,與筆者分享了他們的見證。

【夫─趙成權弟兄】我生長於基督化家庭,父母敬虔愛主熱心事奉,從小跟著他們到教會,教會儼然成了我的幼兒園與遊樂場。父母對兒女信仰的要求很高,尤以對「守主日」的要求為甚。初中時我的信仰面臨挑戰,特別是同學很多活動排在週日,常在同學的邀約與父母的要求下面臨兩難,經常造成我很大的壓力,不過我仍然選擇順從父母,只是信仰從主動變成勉強。高三面臨大學考是一大挑戰,因為我的成績平平,就開始學習專心仰望神求智慧,一年的準備考試,我的信心也持續增長。

感謝神的帶領,進入大學後,為了回應神在我身上的恩典,我選擇加入基督教團契─學園傳道會,積極地參與團契辦的活動。大一是改變我生命也是奠定我信仰的關鍵年,我更加清楚自己已得救的生命,也更熱切渴慕神並認真追求真理,過讀經、靈修的穩定基督徒生活,並開始接受領袖訓練的裝備。大二暑假,有機會參加日本短宣隊,在一次禱告會中,聖靈感動我作認罪禱告,那次的經驗讓我經歷罪得赦免的喜樂。前後二次的經歷漸漸改變我人生的目標與價值觀,與神的關係愈形親密,更學習到如何信靠神、過聖靈充滿的成熟基督徒的生活樣式,效法耶穌基督事奉的榜樣,一生榮耀神。在屬靈成長道路上,漸漸地感受到神呼召我走全職事奉。

大學四年接受學園的培訓,我回應神的呼召,成為一位跟隨主完成大使命的工人,兵役結束後立即加入學園成為全時間同工。因著對失喪靈魂有強烈負擔,2001年起,在韓國大學裡開始學生工作,期間,產生了對中國福音事工的負擔,內人智希曾在中國宣教過,常跟我分享那兒的需要,2006年,我們一起到東北的一個城市開拓大學生事工。

【妻─金智希姐妹】與成權正好相反,我生長於父母失和的非基督教家庭,家人的關愛一直是我所渴慕的。小六暑假時,受同學之邀參加兒童營會,被教會愛的氛圍所吸引,我持續參加教會所辦的活動,也透過聚會慢慢地認識了耶穌基督。15歲時,參加中學生福音聚會,決志接受耶穌成為我的救主與生命的主。信主後最大的改變是得享內心真正的平安,雖然父母不睦的情況依舊,但心中有主成為我的倚靠,課後我會到學校附近的教堂禱告,深深經歷到神的安慰與同在。上高中後,我已養成讀經習慣,神的話是我生命的力量。同時,我也參加學生團契,利用中午時間,與學弟妹們一起學習神的話。

大學後,加入學園傳道會的學校團契,接受各種訓練與裝備,我的靈命更加成長,就在一次學園辦的營會中,我第一次聽到馬太福音28章『大使命』的信息,也願意委身於大使命的實踐。後來,我學會了如何向人分享福音、帶領門徒小組等,透過這樣的訓練,我更明白神的心意,更願意跟隨祂。感謝神讓我也在大學期間,學會面對原生家庭帶來的內在苦毒問題,讓我在主愛裡經歷真正的自由與安慰,也能以自己的處理經驗來協助有同樣困擾的人,這是神何等大的祝福─把灰塵變成華冠!大四時,休學一年,到中國參加短宣訓練,感覺禾場已預備好,卻缺少收割的工人,我開始為上帝是否差派我到中國從事長時間宣教禱告。感動愈來愈強烈,從開始的擔心到後來終能排除來自父母的反對,神賜給我承擔使命回應呼召的勇氣,2006年與夫婿同心赴中國東北展開長宣的事奉。

十年來,由開拓校園大學生事工、協助家庭教會的培訓事工,到後來的針對畢業生所開拓的家庭教會,不僅事工需要量大,服事的層面也逐漸擴大,雖然陸續接受過一些短期課程或訓練,但總覺得有接受系統性神學教育的需要,再加上孩子教育問題,夫妻同心禱告後,決定暫時放下事奉,專心受裝備,並以福音派的神學院作為首要考量。選擇中文授課,為的是日後能更有果效地服事中國人。成權同學感恩地說道:『感謝神的引導,從選校入學、找房子,到孩子就學,步步看到神的帶領。如今,全家在適應上雖已漸入佳境,但面對沉重的功課負荷、孩子的課業問題,需神格外的恩典。』請在主前記念身處異鄉的他們之需要。